快捷搜索:

他当然没反悔毕竟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

   郭淮他确实是着急。或者说他是不得不着急,这如今己方是个什么情况,曹仁还能不清楚?
 
    曹仁一听,他知道,郭淮的意思就是,己方如今本来就缺少粮草,所以说起来要是鏖战的话,那么在临湘城下。肯定就不成了。那么哪怕,退一万步说,就算是鲁肃他们江东军能帮己方一把。可要是他不从己方这儿要走一些好处的话,那么就凭鲁肃那“不见兔子不撒鹰”的性格,他要是能帮助己方才怪了。
 
    如果说上一次是因为湘南,他没有太大开口的话,可这次呢,就算他不和己方联合在一起去进兵临湘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但是要让他们帮己方,他鲁肃还是会帮。不过却是要己方付出不小代价了。这天底下可从来不缺少趁火打劫的人,而他鲁肃鲁子敬。在曹仁的眼里,还真就是那样儿的人。当然了,这个也不能全怪曹仁这么去想,主要是鲁肃给他的印象,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所以还别说,郭淮的话,那可真是让曹仁有不少动摇,他可更是没多少信心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听了郭淮的劝诫后,他确实是一时没话说了,而不远处的鲁肃此时则心说,好,这郭淮确实是有两下,这几句话就说到了最为关键的地方啊。这让曹仁都没话说了,当然就是戳到了他的软肋上了。而对于这些,鲁肃他还能不知道。但是他还清楚,如果是自己说出来这些的话,那么未必就会和郭淮一样儿,也许最后会出现一些反作用,这都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 
    可这话在郭淮的口中说出来,那却是又不一样儿了。确实,相同的话,从不同人口中说出,那结果确实不是一模一样儿的。如果真是鲁肃说的话,没准曹仁就会认为,这是鲁肃看不起他,看不起兖州军,结果,那可真就不一定是什么样儿了。
 
    而因为如今双方是盟友,所以鲁肃在能劝说住曹仁的时候,他当然是不会放弃了。如果说此时没有那么多事儿,不是刘备要被灭了,不是双方要一起对付凉州军的话,说真的,鲁肃都懒得去管曹仁,去管兖州军什么事儿。可不是吗,这消耗兖州军,对他们来说,是好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如今的情况,就决定了鲁肃的态度,而如此时候,他也确实是不得不如此。要不然的话,鲁肃才不会去管那闲事儿呢。他知道自己不一定能劝说住曹仁,所以听到了郭淮来了,他心里确实是松了口气,知道这事儿八/九成是没有问题了。自己劝说不住的,别人未必就不行,尤其是郭淮的本事,还有他的身份。
 
    曹仁此时看了眼鲁肃,发现他是面无表情,也在那儿听着郭淮的话,确实是看不出其人到底是个什么想法。而此时他则向鲁肃问道:“子敬先生,如果说我军向贵军借些粮草,不知道先生可否答应?”
 
    鲁肃一听,是在心里一笑,不过他却是说道:“如若曹将军是要去进攻临湘,那么请恕我不能答应!除了这个,其他的都好说!”
 
    鲁肃那意思就是说,你要是在临湘持久战,那么对不起了,我不会借给你们粮草。可要不是这样儿。那么都可以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一听,是皮笑肉不笑了两声,他还没想到,鲁肃会这么说。毕竟之前他可是一直都认为,只要自己说借粮的事儿。那么他鲁子敬那虽说不见得会大张口吧,可估计也差不多。至于说自己是去进攻临湘还是其他地方,他估计不会管。但是这实际却是和自己所想不一样儿啊,这让自己应该怎么去说。
 
    而曹仁和鲁肃说话,郭淮就是听着,却是半个字都没说。对于他来说。他当然是知道鲁肃的意思,而且知道,就因为如今算得上是大敌当前,所以他江东军和己方说是“穿一条裤子”,其实都并不为过。说是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”,其实真就是这么回事儿。因此他鲁子敬是明白人,自然是知道要如何去做了。所以对于这一点,郭淮是真放心。
 
    说己方要是真大败了,对他们江东军,可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好处,一定是弊大于利的。所以他鲁肃会去做那损人不利已的事儿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时候曹仁算是看透了,这鲁肃就是不可能支持自己去进攻临湘了。所以只要自己去进攻临湘,不单单是他江东军不能和己方一起。就连粮草,他鲁子敬能敲竹杠的机会,他也不要了!这确实是让曹仁觉得没什么希望,这鲁肃都这么干了,还不就是认为自己不能成事儿吗。
 
    说起来曹仁这个人,绝对不是个自大自狂的人。这个熟悉他的人可都知道。但是唯独,他很在乎别人对他的信任。说白了。就是别人相信不相信他,这一点很重要。
 
    说起来别管曹操这人怎么样儿。至少他对曹仁,那从来都是相信的,所以曹仁对自己主公,那也确实是有种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冲动。对曹仁来说,自己主公可不仅仅那么简单是自己主公,不仅仅是自己的亲族兄弟,更算是知己,因为曹操对自己的无条件信任,也不得不让曹仁动容。曹仁也知道,什么叫做“人生难得一知己”,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鲁肃此时心里暗笑,他心说,这关键时候可到了,只要自己再加把劲,那么曹仁就能被郭淮说服。只要他不执意进兵临湘,那么其他的地方,随便!要粮,自己可以借他粮,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,自己也不想放弃这个敲竹杠的大好机会啊!
 
    所以没等曹仁和郭淮他们两人说什么呢,此时鲁肃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:“曹将军,今日你来我这儿,咱们却是没能达成一致,实在是遗憾啊!”
 
    曹仁一听,心里是直翻白眼,心说什么?你鲁子敬是什么意思,莫非是要送客了?
 
    结果还真是,鲁肃此时再次对曹仁说道:“曹将军,郭将军,虽说这双方没能达成一致,可俗话说得好啊,这‘买卖不成仁义在’嘛,今日我就不多留二位了!”
 
    曹仁闻言心说果然啊,这鲁子敬要送客了,知道自己要进兵临湘,他死活不同意,这最后只能是自己带兵进攻临湘了?
 
   
 
    这鲁肃的话,绝对是让曹仁特别憋屈,而且他的那感觉用现在的话来说,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似的,当然了,这时候的曹仁,真要形容他的话,其实就像是吃了几十只苍蝇。
 
    他此时此刻,确实是想一走了之,直接把脸拉下来,然后冷哼一声,就拂袖而去。但是他也清楚,自己是不能那么去做。说起来这自己今日来这儿,唯一的要求,鲁肃他也不答应,这已经不是面子的事儿了,曹仁感到太憋屈了。但是看鲁肃这样儿,好像自己是没有办法劝说他了,而且郭淮居然也是站到了对方那边儿。
 
    曹仁此时对鲁肃平静说道:“先生,让我在这儿冷静一下,可好?”
 
    鲁肃微微点头,“有何不可!”
 
    曹仁没多言,只是此时他已经把眼给闭上了。要说曹仁绝对是一个比较有自制力的人,但是今日的事儿,所说还没让他一下就发作,可按照这样儿下去也快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还能不知道吗,自己如今应该是好好冷静一下,那冲动可是不好啊。而看到自己将军闭上眼后,郭淮对鲁肃微微点头,那意思算是感谢了他。而鲁肃也对着郭淮点了点头,两人就算是心照不宣了。
 
    其实曹仁的想法不难想到,不过如今他还有有着一丝侥幸的心里,但是过了一会儿后,他睁开双眼,直接向郭淮问道:“伯济以为,如果我军和江东军联合进攻临湘,最后有多少把握能破城?”
 
    郭淮说道:“五六分把握还是有的,但是就算破了城,最后也可能得不偿失!”
 
    曹仁没什么表情,不过却再次问道;“那么我军独自一军前去进攻,有多大把握?”
 
    “不足四分!”
 
    曹仁一听,实在是太少了,这确实是不应该再去进攻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至于说其他方面,粮草的事儿,还都没太多说呢,所以曹仁最后看了眼鲁肃,“子敬先生,你赢了,临湘,我不进攻了!”
 
    鲁肃此时一笑,“曹将军能如此想,实在是最好不过啊!”
 
    “那么之前先生所说,可都算话?”
 
    “自然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”“哈哈哈哈!”
 
 
第六二二章 联军进攻益阳城
 
    最后经过三人的商讨,这临湘自然是不去了,不过鲁肃答应曹仁的那些,他当然没反悔,毕竟说出去的话,就是泼出去的水,这肯定是收不回来,尤其是鲁肃还是如今江东军的主帅,因此更是不可能食言。<strong>小说txt下载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并且就和他所想一样儿,这能再一次敲竹杠的机会,他当然是不会放过,所以只要曹仁要粮草,不管什么时候,己方粮草运送过去,你曹仁就要拿东西换。
 
    不过这个时候,因为还算是能支持些时日,因此曹仁没有和鲁肃说现在就要。不过因为都已经谈妥了,所以他和鲁肃说的清楚,到时候只要己方需要,拿东西来换,那么鲁肃就要交换己方一些。这己方都拿东西换了,所以根本就不算借了,因此,当然是这样儿了。不过曹仁也让己方士卒送去了自己的一封亲笔书信,给了襄阳朱赞和曹真两人,让他们准备些粮草。
 
    毕竟靠着鲁肃他们,曹仁确实是不放心,说起来,还是自己人,他才放心。所以如果要是襄阳的粮草能早到,那么自己也不用去求他鲁肃什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于是双方便再一次商谈好了,而四日之后,兖州军和江东军的人马,却是出现在了长沙益阳城下,这也是曹仁和鲁肃他们一致认为应该夺取的地方之一。因为临湘暂时是不能去了,那么只能是去其他地方,而这个益阳,正是他们两人所选择的。如果要是拿下了益阳的话。那么下一步,自然就是兵进罗县,最后再说之后的。
 
    守在益阳的,是马超的二舅兄,也就是糜贞的二哥。糜芳。在占据了长沙之后,马超是亲自安排他在益阳驻守,而糜芳就被他安排到这儿了。当然了,他还得听黄忠的,毕竟其人才是长沙如今最高的指挥。不过对于糜芳,哪怕黄忠没觉得其人本事如何。但是守个城,就算是可以吧。至少不出大意外的话,还能顶得住敌军几日。
 
    虽说在黄忠看来,这益阳还有其他人比糜芳更合适,这个不错。但是糜芳是自己主公亲自任命的。以黄忠之能,他当然能看出来,自己主公是用心良苦啊,所以他自然不会去做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糜芳就一直在益阳驻守着,他这儿人马还真不比黄叙那多多少,不到三千人,而粮草也不是说很多,就算是够用。
 
    说起来糜贞对自己这个二哥的本事。她多少还是知道些的,但是这自己二哥的理想,她同样儿知道。所以哪怕她知道。自己这二哥跟着自己夫君去征战,太过危险,但是她却从来没说什么。qiushu.cc [天火大道小说]不过却和糜芳说过,自己夫君不指望着你如何如何,但是有些东西,你这当二哥的。也知道该去怎么做。
 
    其实糜贞和大兄糜竺的关系最好,但是糜竺挺忙。一年也见不到几次,而糜芳呢。就更不用说了。因此,对于把家里看得很重要的她来说,对自己两位兄长,确实是挺担心的。不过他们也都是为了自己夫君做事儿,而且做着自己想去做的,喜欢去做的,她这个当妹妹的,当然不会去说什么。反而还很欣慰,至少两位兄长,做得还都算不错。
 
   
 
    大兄就不用多说了,哪怕一年
   
 
    当兖州军和江东军扎营的时候,糜芳已经是在城头看到了他们,不过他此时心说,怪不得黄叙败了,没守住城,就看人家这样儿,这也不是他能守得住多久。同样儿,自己也是,这自己也守不住几日啊,这自知之明,自己还是有的。
 
    但是这守不住是守不住了,可人家都兵临城下了,自己总不可能弃城跑了吧。跑了的话,倒是简单,自己能平安无事,可之后呢。不说自己给自己小妹和大兄丢人,一样儿是丢了自己的人,更是丢了整个凉州军和自己主公的脸啊。
 
    糜芳这人再怎么说,他也不是不好面子,如果说真要是抵挡不住,他没办法撤退了,那么他确实是认了。可要不是这样儿,明明还能抵挡一下,可自己弃城而逃,这个他如今还真就做不出来,毕竟他虽说胆量不是那么大,这都不假,可一样儿也有他自己做事儿的原则。至少如今马超对他,虽说他不可能一下就能为马超尽忠,效死命,但是也确实还算可以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对于糜芳呢。曹仁鲁肃他们当然是知道他的一些情况。不过两人尽管没大意轻敌,可确实也没把他看重,毕竟凉州军真正需要他们注意的人,他们可都知道,不过糜芳却绝对算不上他们看重的就是了。
 
    糜芳在城头对守城的凉州军士卒说道:“凉州军的弟兄们。今敌军来犯,占我城池,你们要如何对待?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