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我军还不差这一两日并且这江陵城确实还得从长

  此时黄叙知道了自己的两处失误,所以是干脆对自己父亲说道:“将军,末将知道自己的错误了!”
 
    这黄叙确实是真心承认错了,而黄忠则在心里叹了口气,自己这儿子这一点其实确实还是可以的,就是知道错了,那就是错,不会去太过解释什么。反正无论什么,最后都改变不了之前的结果,这一点倒是和自己一样,不去找太多的借口,也算得上是“有其父必有其子”吧。可黄忠也想了,这其他自己好的方面,他怎么就不像自己呢,倒是有不好的地方像了。
 
    不过此时他说道:“黄叙,既然你知道自己错误在什么地方了,那么你更加知道,我军向来都是赏罚分明,所以这一次因为你的大意,直接导致湘南城失守,本将暂时还无权处置你,等一切禀明主公之后,再做定夺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黄忠是长沙守将不错,可他能派黄叙去驻守湘南,这都没有问题,但是真正要处罚黄叙,却还得是马超亲自说,这个才更好。不是说黄忠就一点儿权力都没有,不能去处罚黄叙,但是显然,这个事儿马超去处理更好。当然了,如果此时是行军打仗,黄忠作为一军主帅,那么这样儿的事儿,自然都是他全权处理,这都没什么说的,不过这时候不是不一样儿吗。
 
    所以黄忠他心里很清楚,这与其自己去处置自己这儿子,还不如让自己主公去处置。所以他此时便对黄叙道:“黄叙,如今你便和本将一起驻守在临湘,先戴罪立功,至于说其他的东西,带本将禀明主公,之后便有分晓!”
 
    这和之前的话其实也差不多,不过黄忠却告诉黄叙此时让他跟在自己身边儿了。而自己当然要给自己主公请罪,毕竟这湘南丢了,可以说和自己也不无关系。正因为自己都知道黄叙不行,可还偏偏要用他,所以这自己还能去解释什么吗,请罪是应该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这事儿对黄忠来说,他不是不可预见的,他都知道。派自己儿子去,最后可能很快城池就要丢。但是他为了更多的好处,他却是不得不如此。因此他认为也算是值得吧。
 
    所以,黄忠是亲笔书信一封,直接让士卒带去江陵。他这儿情报还可以,至少知道自己主公如今在什么地方,那么当然是能找到了。
 
    而在信中,黄忠说得清楚,把他自己的想法都和马超说了一下,不过他也说了,自己身为父亲。这么做,那确实算是无可厚非,不过自己不仅仅是个父亲那么简单,更是长沙主将,因此,自己儿子的错,自己这个做父亲的,那怎么也得承担一半。自己是明知道他不行,还故意让黄叙去守城。就冲着这么一点,主公也得处罚自己才行。
 
    这就是黄忠的书信中大致的意思,在他看来,这己方是赏罚分明。自己主公都了解了情况之后,自然是会有决断的。而如今自己所要做到的,自然就是守好城池。守住长沙!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的马超,已经和司隶来的人马会面了。当然了。这司隶的人马,不是他们自己来的。也是有人带领,带着这些人到江陵的,正是马超钦点的人,也算是很早投靠他的一个,胡轸。
 
    要说这也算是马超用了一个如今不算是很重用的人吧,虽说胡轸算是很早就投靠了自己的一个不错,可一直也没怎么用其人。之前在凉州,然后又到了司隶,如今马超是让其人带兵过来了,不过却是费了不少劲,都是绕路过来的,这才到了江陵。
 
    胡轸见到马超众人后,跟紧给马超施礼,“属下见过主公!”
 
    马超是笑着点了点头,“胡将军辛苦了!”
 
    “为主公做事儿,乃是属下的本分!此次前来,属下带来了在司隶的我军将士,共计五万人!”
 
    马超说道:“好,很好!胡将军下去休息吧,有什么事儿,咱们明日再谈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胡轸对于自己主公的命令,他当然不会不听,而且他确实是有些累了,所以从哪儿来说,他都得下去。而他离开后,马超对郭嘉一笑,“奉孝,看来,咱们再休息一日后,便可攻城了!”
 
    郭嘉对自己主公点了点头,他知道,这己方的人马刚到,所以明日确实是不好进攻。而看自己主公那意思,还是明日再休息一日,后日再进攻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他也说道:“主公所说不错,我军还不差这一两日。并且这江陵城,确实还得从长计议才行啊!”
 
    说起来对这样儿的天下坚城,郭嘉其实想法也不少,这在没有能破敌城完全办法的时候,他确实是不好说太多。只能是以自己的身份来提醒自己主公几句,其实此时此刻没有办法,但是这攻城却也不能耽误啊。虽说郭嘉不认为己方就能占到什么便宜,可你不去进攻,那确实是半点儿便宜都占不到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闻言点头,他都知道郭嘉的意思,而此时,他看了眼马岱,毕竟他才是进攻的主将,不过看马岱那意思,他倒是没什么意见。确实,他也不会有什么意见,就他看来,这江陵都够呛拿下,所以也真是,他可不是那么跃跃欲试,至少此时此刻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如果说真有跃跃欲试的,那还得是崔安,不过对他,马超基本就是忽略不计了。确实,他那想法,有了跟没有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。
 
    之后马超对众人摆了摆手,让他们都下去了,连郭嘉也是。这都在大帐中,也不是说就一定能研究出来什么。至少此时,马超知道,所有人都没有办法,那么就只能是“走一步,看一步”了。
 
    如今马超可还不知道长沙的情况呢,如果他知道的话,估计还得更担心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来到了湘南城外江东军大营,见到了正在大帐中的鲁肃。鲁肃别看曹仁也给他在城内安排住处了,这都没错,但是他确实没住在城内。他倒是想,不过知道,自己不能啊。除非己方江东军都在湘南城内,要不然的话,自己怎么可能住在城内呢?
 
    看到曹仁进了大帐,鲁肃确实是没有什么意外之色,当然了,之前的士卒也都已经禀报过了,但是鲁肃却没直接去迎接什么的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他笑道:“曹将军此来,有失远迎,恕罪恕罪!”
 
    可曹仁没事儿还真是不想到江东军大营这儿来,可是却没有办法了不是。这自己还必须要到这儿来,是亲自要过来一趟才行。他还不知道吗,鲁肃鲁子敬,别人来,不好使,就自己,还能成吧。
 
    他难道不知道郭淮的本事吗,他也一样儿是相信其人。可是郭淮和自己相比,他少了这个身份地位啊,说起来这如今的兖州军,在长沙,还不是自己说的算吗,不是郭淮啊。所以曹仁心里清楚,要来,不管谁来,都必须有自己一个。(。。)u
 
 
第六一九章 曹子孝游说鲁肃
 
    那么自己来了,至于其他人,其实也没什么必要来了,不是吗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</strong>¥f頂點小說,
 
    知道曹仁对自己不满,更知道其人的讽刺,但是鲁肃是什么人,他当然不会在乎这个。身为顶级谋士的,要是就以为这么一点儿,就动肝火的话,那么还能称作是顶级谋士吗。反正就凭他曹仁的话,还真是不能把鲁肃如何。说起来那演义里诸葛亮气死周瑜的事儿,都知道那纯粹是扯,周瑜一不是那么心胸狭窄的人,二作为一个顶级的谋士,真是不会让人气死的。
 
    鲁肃是没在乎,可他却还是说道:“曹将军,请坐!”
 
    曹仁哼了一声,对鲁肃一拱手,就算是谢过了。他这个时候,因为对鲁肃有意见,所以确实是不想和他说太多。这之前是没办法了,他是不得不如此,但是此时此刻,他是能不多说,当然是尽量不说太多的。所以这他就拱拱手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就完事儿了,没再多说其他。至于鲁肃呢,他也知道曹仁的意思,只是淡淡一笑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坐下后,这才说道:“先生,这如今我军已经占据湘南,不知道先生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”
 
    鲁肃一笑,心说你曹仁曹子孝还没说你们兖州军的打算呢,这时候倒先问起我来了?所以鲁肃便笑道:“不知将军有何打算啊?问别人之前,是不是该自己先说说?”
 
    曹仁不好意思一笑。确实是如此,他也知道。就自己这水平,在人家鲁肃的面前。也确实是有些不够看的。就说上次的谈判,其实自己就不擅长那个,不过在郭淮的帮衬下,也没有什么问题。可如今郭淮却没在这儿啊,这所以说,还得靠自己了。
 
    因此,他便对鲁肃说道:“我意是继续进兵!”
 
    鲁肃问道:“难道将军的意思,直接兵进临湘?”
 
    曹仁点头,他还真是这么想的。毕竟占了湘南之后,这可距离临湘不远了,不过显然,这对于能不能夺取临湘,这他心里也没底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临湘之前的守御力量就近万,而黄叙带着之前的残兵如今肯定回到了临湘,那么此时的临湘城内,至少也有超过一万的人马了。所以对此,曹仁确实也没有十成把握。因此肯定少不了要和江东军一起。
 
    鲁肃想了一下,然后对曹仁说道:“曹将军是否再考虑一下,毕竟如今这临湘的守御力量……而且这临湘可是有老将黄忠驻守,不再是黄叙了!”
 
    鲁肃的意思太简单了。这一就是临湘守御的力量太强,那可是一万多凉州军啊,是正规军。(www.QiuShu.cc 求书小说网)可不是什么郡国兵之类的。第二就是,不是黄叙他守御城池。是他老子,是黄忠。那可绝对不是黄叙所能相比的。
 
    鲁肃是也没见过黄忠不假,可他也知道,什么是“盛名之下无虚士”。说起来鲁肃身为一个顶级谋士,而且算是对己方所掌握的情报,不说是了若指掌,可也差不多少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