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有点儿简单所以黄忠确实没太放在心上因此黄叙

  这回好了,因为他们终于走了!曹仁这不知不觉中已经是冒了汗了,话说他面对着千军万马也不至于说一下就出汗,但是在面对着鲁肃的时候,还真是这样儿了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∷∷,
 
    结果鲁肃他们也离开了,这之后曹仁和郭淮还有牛金也没什么说的了。不过他心里其实依旧是挺高兴,别看之前确实是挺丢人的。不过因为粮草的事儿,确实是让他心情不错,所以对两人道:“二位,这真是‘功夫不负有心人’啊,我军粮草的问题,算是暂时解决了!说起来,真是多亏了二位!”
 
    郭淮和牛金两人是赶紧谦虚,这都是必须的。毕竟曹仁身为主帅,他怎么说呢,夸奖你,那是他的事儿,不过你的态度,那却是自己的事儿了。
 
    最后曹仁点点头,“好了,二位这如今也已劳累,所以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!”
 
    “诺!将军,告辞!”“将军,我也走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凉州军探马的速度是很快的,至少这长沙一个郡都让凉州军占据那么久了,而且黄忠对于情报,他当然是很重视。所以从兖州军和江东军到了长沙后,他就知道了。而黄叙身为他儿子,他自然是不好意思给他老爹去通报自己把城池给守丢了,但是还没等他回到临湘,这情报是先一步到了黄忠这儿。
 
    黄忠一听。便是狠狠一拍桌案,心说。这都算是意料之中啊,这兖州军和江东军岂是易与之辈?这江东军此次还没出手呢。就凭兖州军,叙儿这么快就没挡住人家啊!
 
    黄忠心里确实是不爽,这个原因就不少了,当然他对自己儿子,肯定也是不满意就是了。不过如今他人还没回来,因此黄忠就算是去说他,可也没这个对象。至于说撒气到别人头上,黄忠确实还不至于那么去干。这么说呢,这年纪大了。这看懂看透的东西也多了,所以黄忠确实不至于那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忠早已打发走了探马,所以他这态度表情,没有人看到。哪怕是士卒,也不过在外面,能听到些动静,可不知道具体情况。不管怎么说,黄忠身为长沙的主将,也算是长沙太守。所以在手下的威信还是不错的,而其人虽说年纪大了不假,可依旧是勇冠三军,这绝对是没错的。不管凉州军众将都是如何看法。至少在手底下的士卒来说,确实是佩服这老将军。
 
    有几个不知道,这黄忠黄老将军。那可是武艺高超,都能和杀神崔安相提并论的人物。所以士卒在黄忠手下。还敢不听他的吗。黄忠别看加入凉州军确实是没太久的时日,这个没错。9;&#32;&#25552;&#20379;&#84;&#120;&#116;&#20813;&#36153;&#19979;&#36733;&#65289;可在军中的力度,还是有的,这个也是不假。
 
    而此时他就等自己那不肖的儿子回来了,说起来黄忠这个时候还真不想看到黄叙,毕竟他知道自己儿子没什么大事儿,其实已经就算是放心多了。至于说其他的,他看到黄叙,那么只能让他更为生气。
 
   
 
    过了近一日,准确来说,是黄忠接到湘南情报的第二日傍晚,黄忠终于是再一次收到了黄叙的情报,士卒来报:“报将军,黄将军带兵不足临湘五里!”
 
    “知道了,下去吧!”“诺!”
 
    对黄忠来说,他确实是不想看到黄叙,不过如今他儿子都已经回来了,就算自己再不想看到他,可他那个湘南主将,肯定是要来和自己这个长沙主将请罪的。所以不管自己想不想见他,愿意不愿意见他,最后都得看到他,不是吗。
 
    当然,让黄忠出城去迎接什么的,那更不可能。说起来他哪怕是加入凉州军没太久,可真正能让他出城迎接的人,还真是没几个。所以更别说是他儿子了,而且还是个打了败仗的不肖之子,这黄忠要能出城,那才是奇了怪了。
 
    所以黄忠就准备在太守府等着黄叙来,他倒是要看看,自己这儿子到底要如何和自己解释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叙带着残兵败将终于是看到了临湘城的城门,他心里也是不胜唏嘘啊。不过说起来,这牛金他们不熟悉这湘南的情况,所以不用重兵来围追堵截自己,那么他们确实是追不上的。除非他们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合到一起,而且还有万全之策,那么估计才行,要不然,真就是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他心里是打鼓啊,这心里是忽悠忽悠的,他这辈子,对自己父亲黄忠,那何止是一个害怕啊,那是相当害怕了。毕竟黄忠虽说知道这个儿子从小身体就不好,这个不假,对他算是照顾有加,这绝对没错。可另一方面,他对黄叙也算是有严厉的地方,至少在黄叙眼里看来,自己父亲可和什么慈父都不沾边儿啊。所以自己这把湘南都给丢了,这实在是……
 
    尤其是当黄叙病情比较稳定了之后,那就更别说了,黄忠要不对他严厉才怪。虽说不至于让他去做什么非常劳累劳心的事儿,毕竟他那身体,也不可能让他去做那些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是黄忠对黄叙的教诲,却是从来都没有落下过,而以前。他也几乎从来都是跟着自己父亲,所以当然没少挨说挨骂了。这都不是什么新鲜稀奇的事儿。
 
    黄叙带人到了城门口,下了战马。赶紧有临湘城的士卒过来给他牵马,毕竟这可是将军唯一的儿子啊,所以还能不拍马屁吗。哪怕是丢了湘南,那又算得了什么大事儿呢?毕竟是血浓于水啊,这士卒都明白,所以天底下从来不缺少溜须拍马的人,这位正好就是一个。
 
    黄叙本来也没有什么心情自己牵马,所以让自己所带的那些残兵在城外驻扎之后,就直接进了临湘。这虽说黄叙也是驻守在长沙的一员将领。更是黄忠唯一的儿子,这都没错,但是从其他地方赶来的,还带着一千多人马,这他自己能进城,可那些士卒却绝对不能进城。这就是规矩,哪怕他们同样儿是凉州军,但是之前是守御在湘南的。
 
    除非有黄忠亲口命令,要不然他们就只能在城外驻扎了。要是黄叙敢带兵进城,那么知道的你是为了让士卒进城好休息,可不知道的,没准就认为你是不是要谋反什么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叙直接去了太守府。去见他父亲。正好,黄忠就在会客厅等着他呢。
 
    进屋后,黄叙给自己请罪道:“末将守城不利。让湘南丢了,还请将军责罚!”
 
    结果说完后。黄叙也不敢看自己父亲,就只能是在那儿低着头。等着自己父亲发落。对他来说,这败军之将,还有什么可说的。不过这时候黄忠说话了,“把你之前在湘南的战事仔细说一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对于探马所说那些,实在是有点儿简单,所以黄忠确实没太放在心上。因此黄叙回来了,他当然是仔细了解一下,到底这湘南是怎么丢的。说实话,自己儿子这水平确实是不够,经验什么的也是不足,但是这丢了城池也确实是太快了,实在是让自己失望至极啊。不过黄忠这时候没说这个,就等黄叙讲述之前的战事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黄叙呢,对自己父亲也算是了解,别看这地方没外人,但是别说自己是打了败仗了,就算是胜了,也得这么称呼自己父亲叫将军。这黄忠还是把这个看在眼里的,这在正经事儿上,没有什么父子,就只有上下级的关系。如果说要是两人聊聊家常事儿什么的,那么黄忠自然不会这样儿,可如今却不是那个时候啊。
 
    黄叙听了自己父亲的话后,便讲开了,“这回将军,在兖州军……”
 
    当然他肯定不会那么详细去讲,反正把最为主要的东西都说了,这就算完。当然了,黄叙知道自己父亲那性格,所以他真是不敢隐瞒,哪怕是自己觉得丢人现眼,可他还是硬着头皮给黄忠说了一遍,这湘南到底怎么丢的。
 
    黄忠听后,面无表情,不过还是微微点了点头,不过这可绝对不是赞同黄叙什么,而是他觉得这个儿子应该是没敢骗自己,这还算可以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这黄忠那经验在那儿摆着呢,所以他是把眼一瞪,对黄叙说道:“黄将军,你没有欺骗本将吧?”
 
    黄忠可是知道,自己这个儿子最怕自己这样儿,所以不管真假,自己一如此表情,这么说话,他肯定是不敢骗自己了。要说自己儿子这些年也没有什么长进,都那么大年纪的人了,这个,唉……
 
    要说人也确实,很多时候确实是挺矛盾的。就比如说此时此刻的黄忠,他一方面是不希望自己儿子欺骗自己,另一方面,却是觉得自己儿子这些年都没有什么长进。当然了,他那个意思,不是说自己儿子骗了自己,那就是有长进了,这个他的想法还是不少的。至少这黄叙还是怎么害怕他,就让黄忠觉得他没有什么长进。
 
    如果黄叙不怕他了,甚至就敢骗他了,那么黄忠还真就认为自己这个儿子长进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忠都多大年纪了,所以还有多少东西是他所不明白的呢,至少他就知道,为什么刘备能有一番事业,当然和他的身份,汉室宗亲,天子皇叔,确实是分不开的。可其人一样儿是脸皮厚,而且真没几句太真的话,所以其人就能吃得开。
 
    哪怕他如今确实是势力最小,被自己主公压着打,这都不假,可终究是能和自己主公,还有曹孟德、孙伯符,四分天下的人物,这可没有人敢小看他。
 
    所以黄忠还不知道吗,这在乱世,脸皮薄,不知道去说假话的人,好像还真是没有几个能混得开的。至少真这样儿的人,能混得开的,那必然在其他方面,绝对是有过人之处,是其他人所不及的。可他却没觉得自己这个儿子有什么过人的地方,所以……
敌军钻了空子!”
 
    说着,黄叙是微微抬头看着自己父亲,那意思,自己说得没错吧。结果黄忠是点了点头,不过之后又摇了摇头,“这只是其一,还有!”
 
    黄叙一听,心说什么玩意?还有?难道自己出错的地方就那么多?(。。)u
 
 
第六一八章 黄叙回返临湘城(续)
 
    看黄叙这样儿,黄忠就知道,自己这儿子,确实是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失误的地方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⊙,不过也难怪,他这第一次守城的将领,还能指望着他什么。
 
    结果果然,此时就听黄叙说道:“将军,末将愚钝,还望将军明言!”
 
    黄叙那意思,我还有什么错误的失误的地方,你就都说出来吧。黄忠一听,也只能是在心里叹气,“其实还有两处地方,你却是有欠考虑,如若是我来守城,至少你之前所说,这兖州军和江东军同在湘南城下,可为何最后就是兖州军单独来进攻,江东军却是没有动静,不知你可考虑这是何原因?”
 
    之前黄忠就听黄叙提了一嘴,黄叙他也没多说什么,所以黄忠自然就认为,自己儿子确实是没有重视这个问题。作为一城的主将,这你可以猜不到对方的意思,可你却不能忽略了这样儿的问题,毕竟这是小事儿吗,黄忠的经验告诉他,这不是个小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自己这个儿子却直接给忽略了,没有足够重视,就凭这一点,黄忠认为他就不算合格。至少他知道,如果换成一个其他人守城,肯定不会忽略这个问题的。对,确实不是谁都能想明白这个事儿,可不代表谁都不会去重视。
 
    结果黄叙一听,心说果然,这是自己失误。虽说自己之前也确实是看到了。但也确实是没引起自己足够的重视,直接给忽略了。这……
 
    黄叙此时此刻,他只能说。去承认错误,因此他说道:“这确实是末将有欠考虑,没有足够重视!”
 
    黄忠点头,至少自己这儿子还算是虚心,这个还算可以吧。然后他再次说道:“第二,如若我守城的话,那么哪怕最后不敌对方,可最后一定要把城内粮草一烧而尽!”
 
    说完之后,黄忠心里叹气。这事儿自己不是没和自己儿子说过,但是显然他给忘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或者更准确来说,黄叙因为当时就想着跑了,所以根本就把这事儿给跑到脑后了。如果换成是黄忠的话,肯定不会这样儿。逃跑的时候,带走粮草,那也是有限,这都不用说。但是粮草不少,那么这个时候。肯定是不能资敌的。因此,是黄忠的话,他宁可让死忠的士卒代着一点儿人,去放把火给粮草烧了。也不可能留给敌军多少。
 
    可黄叙经验不够,而且当时确实是忘了,因此这事儿。他确实是没做。因此,黄忠对自己儿子这样儿。他是非常不满意,此时可都写到脸上了。
 
    此时就只见黄叙是一脸愧疚之色。txt下载80txt.com这别人可能还不知道,可自己身为黄忠的儿子,还能不知道吗。是,自己这父亲确实是没有帮自己太多,不错,可湘南虽说士卒没太多,但是粮草确确实实是很充足的。至少两千人吃上一个月,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。可这最后却是让自己给资敌了,这可真是不可原谅啊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